《精英律师》北京卫视首播收视1.73%

图片 1

《精英律师》正在崩塌。

靳东领衔主演且首任出品人,剧集类型是鲜少被触碰的律政题材,袁泉、雷佳音、张鲁一、刘敏涛、王鸥、蒋欣、吴越等近50位明星客串,凭借这三大噱头,《精英律师》还未开播就已赚足了眼球,更被不少观众标为2019年的预定必追剧。

12月20日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开播当天,《精英律师》也确实做到了不负期望,CSM59城数据显示,《精英律师》北京卫视首播收视1.73%,东方卫视1.302%,分别位于同时段第二、第五位。

可随着剧情不断深入,《精英律师》的收视率不仅没能超越《大明风华》,反而开始逐渐走低,甚至几次被同期播出的李念、朱雨辰主演的《梦在海这边》盖过。与此同时,剧集口碑也在不断下滑,吐槽其行业呈现“假大空”、主角人设悬浮,以及质疑其抄袭高口碑美剧《金装律师》的声音不绝于耳。

截止发稿前,《精英律师》豆瓣评分已降至5.9,一、二星评论占比超35%。

“王牌”再折戟,《精英律师》收视、口碑的逐渐崩塌,不仅使“新丽出品”的品质再次画上了问号,也让更多人确信新丽今年给阅文的7亿业绩承诺又要落空了。

“精品剧”产比降低

新丽能“后起”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影视公司,关键在“精品剧”的制作输出。据文娱商业观察统计,从2007年注册成立至今,新丽出品并已经播出的剧集达30多部,且多为《血色迷雾》《悬崖》《北京爱情故事》《辣妈正传》《女医明妃传》《大丈夫》《父母爱情》《一仆二主》《虎妈猫爸》《白鹿原》《如懿传》《我的前半生》《余罪》等观众耳熟能详的剧目。

据悉,新丽对影视作品最注重的是剧本方面,剧本出的极慢,打磨一部戏的剧本经常会花费一年半到两年左右的时间。

专注剧本打磨外,新丽能持续产出“精品剧”也与公司独特的运营模式有关。新丽会通过签订影视剧业绩合作协议,将编剧、导演与自身捆绑式合作,如《庆余年》《斗罗大陆》《雪中悍刀行》的编剧王倦、《甄嬛传》《如懿传》的编剧流潋紫、《白鹿原》《一仆二主》《精英律师》的导演刘进,以及《搜索》《道士下山》《妖猫传》的导演陈凯歌等。

不仅如此,新丽也会用入股的方式与部分实力演员深度绑定,张嘉译、海清、李光洁、宋佳、胡军都是新丽的股东。

然而新丽也难逃影视业的通病,隐藏在良好剧集业绩下的是其逐年走高的资产负债率。数据显示,2014-2016年,新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4.15%、52.35%、62.03%,远高于同行。

高企的负债率使新丽异常渴求上市,但事与愿违,新丽三次冲击A股IPO均以失败告终。而就在公司对资金的需求迫在眉睫时,阅文集团抛出了橄榄枝,于是乎,2018年新丽顺势和阅文联姻,向腾讯系靠拢。

但联姻后,新丽在剧集市场的表现并未有起色。在阅文集团8月13日收购公告发布后播出的《如懿传》《斗破苍穹》,口碑、热度皆不及预期。而另一部同在2018年播出的《爱情进化论》也是反响平平,豆瓣评分5.3,东方、浙江双台单日收视都没能实现1%,更一度长期处于0.4%、0.5%上下。

今年,新丽已播的四部剧《芝麻胡同》
《谍战深海之惊蛰》《庆余年》《精英律师》中,口碑和热度都比较能打的仅有一部《庆余年》,但后期受超前点播和剧集资源泄漏的影响,《庆余年》的热度走势有所下滑,豆瓣评分也从8.0落到了7.9。

业绩承诺存疑

2018年,阅文以155亿收购新丽100%股权,但当时的交易方式为51亿元现金和104亿元股票,其中包括一个基于财务表现的获利计酬机制,以激励新丽管理团队并使其与公司长期发展保持一致。也正是因为这一获利计酬机制,新丽必须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完成不低于5亿、7亿、9亿的净利润业绩。

但根据阅文在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的消息,2018年新丽的业绩低于之前承诺的5亿元,实际仅完成3.24亿元,业绩承诺的完成率不足65%。而基于获利计酬机制,阅文集团2018年调减了约8.5亿元的支付对价,即新丽损失了8.5亿。

今年,受限古令影响,新丽原本计划播出的《狼殿下》等多部古装剧难产,备受期待的《欲望之城》也因吴秀波事件至今未能播出。阅文早前公布的2019半年报显示,新丽上半年实现收入6.6亿元,但净利润仅为9550万元,为7亿承诺业绩的13.6%。

顶着巨大业绩压力的新丽在下半年接连打出了《诛仙Ⅰ》《谍战深海之惊蛰》《庆余年》以及《精英律师》四张“王牌”,5月开机、9月杀青、12月播出,《精英律师》快节奏的制作播出时间线更是将新丽的业绩焦虑显露无疑。

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延续肖战“流量光环”的《诛仙Ⅰ》虽逆袭拿到了4.02亿累计票房,但片方分到的票房仅为1.39亿;剧集方面,《谍战深海之惊蛰》的口碑和话题热度不及《庆余年》,但收视成绩亮眼。可即便《精英律师》后期的口碑、收视能发生逆转,新丽靠《诛仙Ⅰ》和这三部剧完成余下86.4%的利润差额,达成7亿承诺业绩,显然也不太现实。

阅文收购新丽还是笔好买卖

不论是作品表现,还是盈利业绩,“婚后”的新丽都很难让人违心夸赞。可即便如此,阅文收购新丽也依旧是笔不亏的好买卖。

一方面,虽然新丽近两年精品“爆款”剧的产出数量有明显下降,但其依旧稳坐在国内一线制作公司之列,且得益于自身独特的运营模式,新丽在剧集开发制作方面也依旧有大量专业人才储备。另外,据悉,新丽传媒目前仍旧是既有的管理团队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并有权对原创内容进行挑选,包括从阅文以外的平台选取素材。

也就是说,新丽依旧具备着强大的“爆款”产出实力和自主能力。

另一方面,阅文近两年版权运营收入持续增长,可与之相对的是上半年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增长280.3%至12.2亿元。

此外,从长远看,IP全产业链开发与运营已是大势所趋,而阅文虽有着惊人的素材库,但开发与运营上的能力还欠火候,在这一层面上,新丽的加入不仅会使阅文在改编流程中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完善其IP孵化流程,也极可能会给阅文的未来创造出更多可能性。

如同阅文集团联席 CEO
梁晓东早前对收购新丽的表态,“收购新丽传媒对阅文集团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
IP 价值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