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男人进女厕

1935年6月,广州市卫生局在报纸上登出如下公告:

图片 1

为布告事,照得本局前就本市怀远北门牌第三十八号,及十六甫西二巷门牌第二号厕址,建筑女公厕,现该两女公厕业经建筑完竣,定期本月六日开放,合行布告周知。

须知本局建筑怀远北门牌第三十八号及十六甫西二巷门牌第二号女公厕,系只限妇女应用,男子慎勿闯进,倘有故意违犯,定即拘究不贷。除函省会公安局饬警随时查察外,仰市民等一体知照,此布。

这份公告很容易懂,意思是说广州市卫生局刚刚建成两座专供女士使用的公共厕所,希望男士们不要随便往里闯,如有违反,一定拘留。

现代读者看完这些,可能会觉得奇怪:男人进男厕,女人进女厕,这是人所共知的常识,假如男人进女厕,若非近视,即为变态,倘被大伙瞧见,必定人人喊打,卫生局干吗还啰哩啰唆地在报纸上登一份公告呢?

图片 2

事实上卫生局登这份公告是完全有必要的,因为在民国中叶以前,在我们引以为豪的任何一个朝代,所有城市里的公共厕所统统都是男厕所,没有一座是让女生用的,以至于到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各大城市建起女厕所之后,爱犯经验主义错误的男人们还一如既往地见厕就进,于是就闹出很多尴尬来。

古代女士没有公厕,那她们用什么解决问题呢?用马桶。这马桶不是抽水马桶,是木质的或者铅皮的粪桶,讲究的粪桶上面还有盖儿,不讲究的连盖儿都没有。旧式民居里也没有专门存放马桶的私密空间,小姐们只能把马桶放在自己闺房里。

像《红楼梦》里薛宝钗的蘅芜苑、林黛玉的潇湘馆,听起来非常雅致,实际上卧房一角都矗立着一两只臭烘烘的玩意儿。小姐们脾胃弱,怕熏了消化系统,所以要让丫鬟点上一枝香,再挂上一道布帘子。

图片 3

岂但小姐,连丫鬟和老妈子都是用马桶解决问题,因为大户人家规矩多,厕所只供男人用,女人用厕所有伤风化。不信您去大观园逛逛,住那么多人,只在东北角盖了一小间厕所。

刘姥姥、香菱和已经雌化的贾宝玉决不会去厕所,她们在园子里玩累了,懒得回房间找马桶,就在假山洞里或者花树丛中大小便,完了让下人们集中打扫。

就连民国前期的某些女子大学,在宿舍楼里都是找不到厕所的,女生们的“厕所”就是藏在床底下那只桶,以至于某些烧包且有钱的女生需要带老妈子陪读,这老妈子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帮小姐倒马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