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一种自我的真实

让我们相信着自己所相信的真实和别人想让我们相信的真实,你所看到的真实也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压中变成不真实